Alfa Laval - 国际海事组织的温室气体战略对于未来的燃油管路的意义

国际海事组织的温室气体战略对于未来的燃油管路的意义

2020年即将来临。 每天,我都听到客户在讨论如何为即将到来的全球限硫令做准备,还有的客户则打算再“等等看”。尽管许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准备工作上,但有一些人也许没有意识到,下一个巨大的合规性挑战也即将来临:温室气体(GHG)排放。

我们都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为了将气候变化的影响降至最低,巴黎协定设定了一个长期目标,即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C之内。

我们都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为了将气候变化的影响降至最低,巴黎协定设定了一个长期目标,即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C之内。

这意味着每个国家的各行各业都必须行动起来。国际海事组织的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MEPC)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2018年,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宏伟的战略,即到2050年,将航运业每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8年的基础上减少50%,最终目标是在本世纪末打造一个零碳行业。尤其是对于二氧化碳,该战略的目标是最快在2030年将二氧化碳的平均排放量在2008年的基础上减少40%,在2050年将排放量减少70%。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实现这些目标呢?短期来看,船队已经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今,减速航行是最简单的办法,并且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很有可能会看到会对某些船只或在某些区域实行限速。但是,这个方法无疑意味着更长的航行时间,并且最终会导致每条航线上有更多的船只航行。

最后,航运业脱碳意味着我们要向干净、可持续燃料过渡。的确,在一定程度上,2020年限硫令使得高硫燃料油(HSFO)的许多替代能源变得越来越普遍。但是,虽然船用轻柴油(MGO)或极低硫燃料油(VLSFO)可能会有助于我们在海上减少二氧化碳排量,但它们的使用实际上意味着陆地上的炼油厂会释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

最后,航运业脱碳意味着我们要向干净、可持续燃料过渡。的确,在一定程度上,2020年限硫令使得高硫燃料油(HSFO)的许多替代能源变得越来越普遍。但是,虽然船用轻柴油(MGO)或极低硫燃料油(VLSFO)可能会有助于我们在海上减少二氧化碳排量,但它们的使用实际上意味着陆地上的炼油厂会释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

简单来说,要实现国际海事组织的目标,必须要继续进行创新,并引入替代燃料。无论是汽车行业还是海运业,人们都在进行大量的研发和测试,但是我们仍然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例如,氢气可能是一种零排放的燃料,但是现在90%的氢气生产都需要使用天然气,其能源密集型生产工艺会释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水基电解法就更加环保,但是该技术的价格让人望而生畏。其余极具应用前景的“电力多元化转换”(Power-to-X)技术也是如此。尽管如此,在电池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研发植物性生物燃料(如脂肪酸甲酯FAME和氢化植物油HVO)是另一种可再生替代能源,其排放水平明显低于传统的船用燃料油。但是,全球生物燃料生产水平仍然远远低于当今日益发展的航运业所需的水平,同时航空和汽车领域也占据了如今燃料供应量的绝大部分。此外,根据所使用的植物资源类型,这些燃料的生产可能会由于森林砍伐和大量浪费水资源而导致进一步的环境破坏。当然,全世界大部分的植物油仍然还是被当做重要的食物来源。

氨气又是另一个引起人们关注的方案。如果经过适当燃烧,只会生成氮气和水,并且还有可能抑制氮氧化物的形成。问题在于,氨气含有剧毒,因此其安全隐患远远高于其他传统燃料。而在海洋环境中这一点更难处理。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但它们都说明了一点——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新燃料正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而我们也不大可能马上就找到一个适合整个行业的单一解决方案。海洋燃料未来的发展前景很可能会比现在更加复杂。

灵活性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并且未来每艘新船的设计都应该考虑到将来要如何切换到低排放和零排放燃料。 这正是阿法拉伐可以为您做到的事情。我们的研发主要集中在提高能源效率和适应新兴燃料的新解决方案上,并且我们在液态和气态流体方面拥有多年的专业知识。我们已经推出一种用于甲醇的燃料调节系统,并且最近还引入了一种用于液化石油气(LPG)的燃料调节系统,该系统甚至可以进行改装与氨气一起配合使用。

无论您目前在燃料方面有什么计划,毫无疑问,在未来几年中,您都会遇到很多新问题。但请您放心,我们将在您需要时随时为您提供最新动态和消息。海运业的每个人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踏上这段通往新燃料世界的充满未知但令人兴奋的旅程。阿法拉伐已经做好准备陪您共同走过这段旅程,您不必担心会孤独前行!

关于作者

Dr. Markus Hoffmann

Markus Hoffmann博士于2017年加入阿法拉伐担任全球应用经理,为我们带来了石化行业的多年经验。Markus负责燃料和润滑油处理解决方案的销售和产品研发,还负责监督阿法拉伐船用燃料的最新发展情况,包括与消费趋势有关的话题、新法规和技术转换。Markus是瑞典船用燃料与发电厂燃料标准化主席、国际内燃机委员会(CIMAC)燃料和润滑油工作组成员以及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成员,负责制定了船用燃料标准ISO 8217和PAS 23263。

What will IMO’s greenhouse gas strategy mean for tomorrow’s fuel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