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 Laval - “Channelling” our inspection efforts

通过不同“渠道”进行检查

我们有时会通过特别的渠道为客户提供服务。我最近的一次工作经历正好说明了这一点,当时我们采用的工作渠道是基尔运河。

3月26日,我们的国际海运服务热线接到一份请求,希望派出一名服务工程师帮助处理船上的惰性气体发生器。客户希望我们派出一名服务工程师,在4月底于丹麦的一个干船坞登船,因此,这样的任务自然落在我们奈梅亨团队的肩上。

不幸的是,由于针对新冠疫情采取的限制措施,我们根本没法从荷兰去往丹麦。但是我们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和该船一起航行,穿过基尔运河。这意味着我要在Brunsbüttel上船,在Kiel-Holtenau下船,因此到Brunsbüttel和回家的路上,我最好是乘坐出租车。

没有想到,最大的挑战竟然是为出租车司机和我找一处睡觉的地方,因为所有的酒店都因为疫情关门了。最后,该船的代理人把我们安排在一名水手家里住宿,他的家刚好在Brunsbüttel船闸附近。去Brunsbüttel的路上花了我们6个小时,第二天早上,我们直接去了位于船闸的代理人办公室。在我上船以后,出租车司机继续开车去Kiel-Holtenau,这样他就能在晚上接到我。

我上船后,自然是主动提出和船员们碰肘,而不是握手。有趣的是,他们似乎觉得很惊讶。由于他们是一路从加拿大而来,他们实际上已经隔离了14天以上。

最后,我见到了总工程师和电工,开始讨论工作。通过基尔运河大约需要9个小时,我们估计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了。我按照请求对设备进行了检查,包括船级检验前的警报测试和安全测试,我甚至还有时间确定了一个我在测试期间发现的小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一个船上没有的部件,为此,我进行了一系列安排,让我们的零件部门将这个部件运到船上,由船员自行更换。

船长和总工程师非常高兴我们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检查。他们也进一步了解了船只停靠在干船坞前,应该对惰性气体发生器(IGG)进行怎样的维护,对此,他们十分高兴。大家都很满意,晚上我在Kiel-Holtenau下了船,当时门卫还问我,“先生,需要我为您叫一辆出租车吗?”

不用了。我的出租车已经在等我了。

 

Edwin Luiken

国际现场服务和调试高级工程师

国际海运服务

阿法拉伐,荷兰

Kiel Canal 2_640x360.JPG

Kiel Canal 1_640x480.JPG

“有时,最简单的方法是少走一点水路。”

24/7 全天候服务与支持

Contact boiler1 2020 640x360.jpg

联系我们

Phone.png 
+46 4636 7700

E-mail: mpe@alfalaval.com